中國綠網 新華社現場云 林海日報 新聞學習 綠網客戶端 綠網微博 綠網微信
綠網搜索

鐘壽軍

 

        “蜜蜂從花中啜蜜,離開時營營的道謝。”泰戈爾這句詩是在告訴我們,做人要懂得感恩。當我們受人滴水之恩時,就當涌泉相報。但有些時候,我們得到了別人的幫助,卻不能道一聲謝謝,甚至日后也沒有機會報答。每每回想起來,這是何等溫暖卻又遺憾的事情呀!

        那年清明節,我利用放假的機會去海拉爾跟家人團聚,火車到達海拉爾車站時,天已經黑了,前夜的一場大雪,讓咋暖還寒的海拉爾大街小巷的路面都結滿了冰,我小心而又快速地趕到離火車站最近的一個公交車站,準備乘12路車去弟弟家,那里已經擠滿了候車的人,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,沒有一輛公交車駛來,天已經黑透了,街上行人稀少,過往的出租車像甲蟲一樣在鏡面似的路上穿行。有人說:剛剛打電話問過了,路太滑,很多公交車已經收車了,看來,我們只能等出租車了。大家分成幾波站在馬路邊,伸手攔車,可是幾乎所有的車里都塞滿了人。這期間,家人多次打電話催我回去吃飯。

        一輛公交車駛向站臺,借著昏黃的路燈,我看到那不是我要乘的車,有人說:“我們坐公交車去三角地吧,那里好找出租車”。大家一窩蜂地跑過去,我很快被后面的人擠上車又被涌到自動售票機旁邊,伸手去兜里掏錢,天吶,剛剛忙著找車,我事先準備好的一元錢竟不知被我放到了哪里?好不容易上了車,決不能下去。“快點往里走,讓后面的人上來。”司機和乘客催促著。“我兜里的錢找不著了!”我幾乎帶著哭腔。“沒關系,我給你一塊錢”。一個男人的聲音穿透人墻飄過來,緊接著從人縫里伸過來一只手,那只手里攥著一元錢,滿懷感激地接過這棵救命的“稻草”,趕快塞進投幣機里。待我擠進車廂,想要尋找并好好感謝那位先生時,車已經開了,我被厚厚的人群包裹著,根本看不清車內的世界。我們很快被車載到目的地,下車后,望著遠去的客車和隨風散去的人群,我只能在心里默默地說:好心人,謝謝你,你的善良溫暖了海拉爾的夜晚。

        我第一次乘飛機急忙忙地去重慶,是為了照顧被開水燙傷的母親。飛機經停天津時,坐在登機口候機,突然廣播里通知飛機因故不飛了。很快,機場工作人員帶我們乘大巴車去了賓館,一個重慶女子主動與我合住一間房。入住客房后,我們只是簡單地寒暄幾句,就各自洗漱睡下。那個女子半倚著床頭在看手機,大約十幾分鐘后,她告訴我:明天的班機也不能正常起飛了,大約還要等一天,她跟男同事剛剛已經改簽明早七點的飛機了,她告訴我如果著急也改簽吧!我立即給家人打電話幫我改簽。緊接著她又告訴我,改簽了屬于單獨行動,去機場就得自己叫車,她跟同事剛好夠一車,已經訂好車了,告訴我馬上給吧臺打電話,讓賓館幫著叫車,賓館離機場很遠,車四點半之前必須來,因為是凌晨叫車,車費肯定很高,要求賓館跟司機溝通正常收費……

        清晨,我悄悄起床洗漱,之后下樓,沒多一會兒,出租車果然來了,而她也下來了,她告訴我:時間還來得及,一個人出門很不方便,先去洗手間方便,她幫我照看東西。當我忙完一切,拉著皮箱準備向她說聲謝謝時,一轉身,她竟不知去了哪里。第一次孤身一人出遠門,而且困難重重,多虧有她貼心地幫助我。我們共處一室,我竟然不知道她的名字,只記得她姓雷,眼睛大大的,梳著短發,嘴角始終掛著淺淺的笑,我在心底里默默地叫她“雷鋒”。

        那年秋天去成都旅游,返回時,我乘高架車去火車站,下了車,我背著重重的雙肩包,提著笨重的皮箱,艱難地挪下一個又一個臺階,身旁,是匆匆的人流。“把皮箱給我吧,放心,我不會要你的皮箱的。”一個青年抄著東北口音從后面快步走過來,還沒等我說出感謝的話,小伙子已拎起我的皮箱快速走下臺階,他把皮箱放到我要上的那節車的車廂門口,只說一句“我給你放到這里了!”一轉身就消失在茫茫人群中了。沒看清楚他的面容,只記得站臺銀白的燈光下,一個高大魁梧的身影,一身灰色的休閑裝。

        漫漫旅途,難免會陷入窘境,危難之時,總會有人鼎力相助。我知道,他們伸出援手,并不是為了得到回報和感謝,只是善良的使然,他們在幫助別人的同時,修養了自身,升華了人格,體會的是“授人玫瑰,手有余香”的快樂。反過來,被施恩的人,并不是只有回報了對方才是“知恩圖報”,而是要讓感恩之心幻化成蝶,要像幫助過你的人那樣,隨時去幫助那些有需要的人。只要人人都肯拿起愛心接力棒,一路傳遞下去,這世界就溫暖且美好得多了!

 

 


 

上一篇: 興安春曉

下一篇:返回列表

全年开特公式规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