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國綠網 新華社現場云 林海日報 新聞學習 綠網客戶端 綠網微博 綠網微信
綠網搜索
馬鐵柱


      我從2000年端起相機開始攝影,迄今已經18年了,與影友們一起外出采風不下百次。每當與影友們談論起攝影感受的時候,我總會想起那次對達子香花的拍攝。
      2002年的5月初,當我第一次聽到達子香花開滿畢拉河兩岸的消息時,就按捺不住內心的拍攝激情和一睹達子香花芳容的欲望。說走就走,我跟著影友們一同前往。
      出發時,嶺西還是春寒料峭,百草凋零,只有絨嘟嘟的毛毛狗顯示出春的氣息;嶺東卻是盎然春色,草地泛綠,柳樹吐蕊,白樺冒葉,松樹也伸展了綠色的腰肢。
      只見那山間的小溪已經冰雪消融,聞得見潺潺流水;只見那達子香花在山間楚楚放紫,遠遠就嗅到陣陣清香。
      一位影友見景生情,高呼著:“達子香,我來了,我愛你!”隨行的其他人同時也高呼起來:“達子香,我來了!”呼聲在興安嶺的群山間回蕩。
      拍完達子香,太陽已經落山了。因為第二天還要采風拍攝達子香,我們就地借宿。那時,畢拉河林業局森林公園剛剛起步建設,大門的北側有一間平房,里外間,大約80平方米,外間是廚房,里間是火炕。林業人都管這座平房叫“外站”。外站前不著村、后不著店,西邊離溫庫圖林場有一百多公里,東邊離諾敏河農場十五公里。我們只好懷著一顆忐忑的心,以試探的方法,看看能否在這里住宿。剛進外站室,一張笑臉迎了上來,由于過去不曾相識,我們趕忙遞上身份證,說明來意。按一般情況,這里的工作人員會婉言拒絕。但是,這名工作人員說:“可以的,這里有地方住,歡迎你們。你們幾位住里邊,有火炕,暖和,我們住外間。”我和幾個影友懸著的心放下來了,感覺到家了。
      經過彼此介紹,才知道這名工作人員叫田晶敏,是這里的隊長。經過一天的勞累,我的肚子有點咕咕叫了。田晶敏安排了做飯的事情。頃刻,這里工作人員洗土豆的、收拾魚的、摘野菜的、切豬肉的,都干了起來。我們有點不好意思,趕忙說帶干糧了,不用麻煩大家了。但田晶敏說:“你們大老遠來了,不吃熱乎飯怎么能行。”我們也洗洗手,幫助下廚。過了半個時辰,熱乎乎的飯菜端了上來,有炸華子魚干、燜鮮華子魚、炒土豆絲、柳蒿芽燉豬肉,真是噴香誘人。影友說:“車里還有酒哪,我去取來。” 開飯了,美酒佳肴,真不次于城里的生活。在熱乎乎的炕頭上與擺滿菜肴的長方桌前,面對著一張張笑臉,我的眼睛濕潤了。第二天臨出發前,我執意要付伙食費和住宿錢,可是田晶敏堅決不收,他說:“我們林區人就是這樣,互相幫助是應該做的事情。” 后來我們才知道,這次招待,他們用了最好的食材。
      我們乘車來到了達子香的拍攝現場。達子香一朵朵、一團團、一簇簇、一坡坡,紅如火,綠如茵,鋪天蓋地而來,好似天女散花、烈火燎原,我的心情也隨之盎然。達子香不僅美麗,而且抗寒、耐旱,哪怕是面對飛雪和嚴寒也決不低頭;達子香身居石海,耐貧瘠、再生強,哪怕是懸崖峭壁,它也要生根發芽。
      自林區開發以來,已經七十多年了,成千上萬的人聽從祖國的呼喚,從四面八方來到這山溝溝。他們從不計較交通不便、信息閉塞、生活寂寞艱苦。每到采伐季節,他們爬冰臥雪,牛拉肩扛,堅信多生產一立米木材,就能為共和國的建設添磚加瓦。達子香俏不爭春,低調坦蕩,無私無畏,先于百花開放,甘愿把美麗奉獻給人類。我看著達子香,想起了林業工人,突然覺得他們是多么相似、相近啊!達子香不正是體現了林業工人的品格嗎?
      斗轉星移,十幾年后,畢拉河的旅游產業搞得紅紅火火,公園建設突飛猛進,舊房子變成了新房子,守護公園的人也換了一茬又一茬。但我們只要來拍達子香,都下車到值班室叨咕叨咕舊事,并向值班人員問候、致以崇高的敬意。每拍到比較滿意的作品,作為回報,我和同去的團隊都把它交給畢拉河林業局。

上一篇:淺夏.稠李花

下一篇:返回列表

全年开特公式规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