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國綠網 新華社現場云 林海日報 新聞學習 綠網客戶端 綠網微博 綠網微信
綠網搜索
       點起一盞夜燈,沉溺在更深的夜色,沒有預約,與靈魂相遇。墻角的花輕輕地搖曳,枕邊的書喃喃的輕語,《顧城詩選》 便是我自少年時的枕邊書,如今不經意的觸碰都仿佛被扯住了衣角,是故人,好久不見。
  顧城的一生是短暫的,如一顆明星閃過文學歷史的上空,極少有人愿意走進他的世界———一個高于理想與現實的童話世界。
  他的詩總是安靜的,字里行間淡淡的憂傷總令我嘆息他的過往。十三歲他隨父下放農場,農作生活與他想象的玻璃一樣的世界有很大的距離,他苦悶而憂郁。生活愈是令人痛苦,他便愈是向往幸福。二十三歲那年他寫下《一代人》,要用黑夜給予的眼睛來尋找光明。他追求真理,在《北方的孤獨者》和《愛斯基摩人的雪屋里》他道出了愛的真諦,不只在藝術的世界,現實中他同樣傾盡所有,追求心中所愛。顧城的一生都致力于打造一個童話般的世界,專注自然界美好純粹的事物,用一株草的故事,一朵花的心思,一陣風的低語為自己筑起一個空靈奇妙的世外桃源。即使已有了成人的軀體和沉重的心,但他對童話之美的追求從未改變,靈魂依舊欣欣然。
  曾有人這樣評價顧城:他屬于那種用靈魂也為靈魂淺唱低吟的詩人。他的文字安靜、舒緩、沉郁又不失活力與希望。生活正需要我們保有一顆童真的心,所以像顧城的詩中寫的一樣去生活吧,做個永遠天真的孩子,從書中借一段童話,暫且不去為生活發愁。
  在他打造的世界中,我看見了最澄澈的靈魂,托腮冥想,我會像青草一樣呼吸,翻開書,隨便哪一頁都好,借一段童話。愿我能永遠年輕,連眨眼都像個孩子,不畏世間渾濁,也愿你為自己打開一扇向著童話的窗,尋一份最純粹的光明。
       □蘇潔

上一篇:我喜歡讀書

下一篇:返回列表

全年开特公式规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