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國綠網 新華社現場云 林海日報 新聞學習 綠網客戶端 綠網微博 綠網微信
綠網搜索

        雍正算得上是中國歷史上最勤政的皇帝。他剛一登基,即罷鷹犬之貢,表示自己不事游獵,這和康熙動不動就出巡或圍獵幾乎是判若兩人。雍正當上皇帝后,不巡幸,不游獵,日理政事,終年不息。他除了去過河北遵化東陵數次外,十三年里就沒太出過北京城。最開始的時候雍正是怕允禩等政敵發動變亂;后來政局穩定后,他也沒有出游,主要原因還是政務繁忙,根本沒時間出去享受。

        雍正一生中最大的揮霍,就是擴建圓明園,主要是因為他怕熱,夏天的時候可以去園林里避暑并辦理公務。雍正處理朝政,從早到晚,寒暑不斷,年年如此,幾乎沒有停息。雍正朝現存漢文奏折三萬五千多件,滿文奏折也有六千多件,多是雍正在夜間親筆批寫,從不假手于人。朱批短的兩三字,長的有上千字,累積起來,雍正不到十三年的時間里,光朱批就寫了有三四百萬字。遺憾的是,正當雍正政績卓然,國家治理已見成效的時候,他卻猝然去世,可謂是天不假年。

        雍正十三年(1735年)八月二十三日,雍正突然駕崩。由于當時正是天下太平之時,雍正的突然死亡,自然引起大家的猜疑。《清朝野史大觀》卷一中說,雍正是被民間俠女呂四娘所殺。呂四娘是清代著名學問家呂留良的孫女,呂留良因受開篇所說曾靜張熙案的牽連,死后還被挖棺戮尸。當時呂四娘一向跟隨大俠甘鳳池練習劍術,身輕如燕,有一身的好功夫,得知自己祖父的遭遇后,呂四娘大憤,深夜入宮將雍正刺殺,并割去其頭作為報復。由此,民間傳說雍正死的時候安的是一個金頭,以掩飾首級被盜的尷尬。

       也有人說是因為雍正迫害自己的兄弟,結果引起原阿哥們所蓄養的武林人士的仇恨。當時有個僧人武功很厲害,后來雍正派自己的武林高手們將他團團圍住,僧人說,今天我氣數已盡,但三個月內必有人為我報仇,說完便自刎了。那些人將僧人的首級割回去復命,并把僧人說的話稟告了雍正。雍正聽后非常害怕,大力加強了宮廷的防衛,并命侍衛們日夜巡查。但僅過一個月,雍正便無故暴死于內寢。

        在清朝的官方記錄《雍正朝起居注冊》里是這樣記載:“雍正十三年(1735年)八月二十一日,上不豫,仍辦事如常。二十二日,上不豫,子寶親王、和親王朝夕侍側。戌時,上疾大漸,召諸王、內大臣及大學士至寢宮,授受遺詔。二十三日子時龍馭上賓。大學士宣讀朱筆諭旨,寶親王(即乾隆)即位。二十三日晨奉大行皇帝黃輿返大內,申刻大殮。”

       官方的記載顯示,八月二十一日的時候,雍正身體不適,但依舊照常上班辦公。到二十二日的時候,雍正便挺不住了,他讓兒子寶親王弘歷(乾隆)和和親王弘晝前來照顧,不料到了晚上就不行了,急忙將諸王、內大臣和大學士們趕到寢宮,發布遺詔。在一片慌亂當中,雍正在子夜時分魂歸西天。

        根據《清實錄》的記載,雍正在二十一日之前的幾天,并沒有什么異常的情況,他在十八日的時候接見了辦理苗疆事務的大臣們;二十日的時候又接見了寧古塔將軍咨送的補授協領、佐領人員。如此看來,雍正在二十一日發病前似乎身體狀況良好,不然的話他沒有必要接見這些不甚重要的官員。

        作為當時突發事件的見證人,顧命大臣大學士張廷玉在他的《自訂年譜》中描繪了這一事件的詳細過程。他說在八月二十日的時候,雍正就感覺有點不舒服,但“猶聽政如常”,當時作為軍機大臣的張廷玉也是每日照常進見,沒有間斷(張廷玉親自所見,頗為可信)。可就在二十二日晚上漏將二鼓(晚上九點到十一點)的時候,張廷玉本已脫衣上床睡覺了,突然家門口有人“咚咚”砸門,似乎有什么事情急如星火,張廷玉慌忙披上衣服出去看是怎么回事。開門一看,原來是宮里太監,急宣張廷玉火速進宮。

        張廷玉不知道發生什么事情了,當時也顧不上想那么多,就匆忙趕到雍正所在的圓明園。此時門口已經有幾個太監在那里焦急等待,他們一見到張廷玉,便直接將他帶到雍正的寢宮。張廷玉一見雍正,“驚駭欲絕”,這才發現白天還好好的雍正,到了晚上竟然已經“上疾大漸”,快不行了!

       隨后,莊親王允祿、果親王允禮、大學士鄂爾泰、公豐盛額、納親、內大臣海望等人先后趕到。眾人向雍正御榻前請安后,便出去到外面階下急切地等候里面的消息。當時只見御醫們進進出出,在不停的奔忙。子夜時分,哀訊傳出,御醫回天無力,雍正龍馭賓天了。當時弘歷“趨詣御塌前,捧足大慟,號哭仆地”,眾大臣和太監們也大作哀聲。

       袁枚寫的《鄂爾泰行略》里,又接著寫了下面的事情。雍正駕崩后,在一片混亂中,鄂爾泰想起當時雍正曾跟他和張廷玉說過傳位遺詔的事情,他見大家都在痛哭,心想老這么哭下去也不是辦法,國不可一日無君,于是他便拉起張廷玉,對眾人厲聲道:“現在不是哭的時候!大行皇帝曾和我兩人說過有兩份傳位密詔,一份就在宮中,現在事不宜遲,應該馬上請出來!”

       莊親王允祿和果親王允禮這才醒悟過來,急命總管太監將遺詔請出。那總管太監嚇得要命,慌忙跪下說:“大行皇帝并無交代,奴才實在不知道密詔所在!”張廷玉想了一下,說:“大行皇帝當天的密封之件,也沒有多少,外面用黃紙封住、背后寫有‘封’字的那份就是!”

      太監們急忙按張廷玉說的時間去找,不久便找到傳位于弘歷的那份遺詔。在皇位繼承問題解決后,鄂爾泰捧著遺詔,急匆匆地從圓明園趕往紫禁城安排乾隆登基和雍正的后事去了。由于當時是半夜三更,一下子也找不到馬,鄂爾泰只好騎了頭運煤的騾子奔回去,回到皇宮后七天七夜才出來。鄂爾泰出來的時候,家人驚訝的發現他左褲紅濕。原來,那天晚上鄂爾泰騎著那頭劣騾,被弄得肛門開裂,鮮血直流,當時在宮中忙得連換衣服的時間都沒有。

       如此看來,雍正死前身體狀況比較正常,并無任何征兆。如果排除被刺殺可能的話,那他的死因可能是下面幾種:一是服用丹藥中毒而死;二是過分勞累導致的猝死,如中風、腦溢血或者突發心臟病等,即現在所謂的“過勞死”。

       雍正駕崩后的第二天,剛剛即位的乾隆在百忙當中,卻突下諭旨將煉丹道士張太虛、王定乾等人立刻驅逐出宮,說他們是“市井無賴之徒,最好造謠出事”,并警告他們如果敢泄露宮廷中的任何事情,就將立刻正法。至于宮中的那些煉丹爐、煉丹藥之類的,也都全部清運出宮。雍正做太子的就對煉丹很感興趣,等到他做皇帝后,依舊對煉丹興趣不減,并在宮中蓄養了一些道士專門為他煉丹。他不但自己服食丹藥,還經常將這些丹藥賜給自己的心腹鄂爾泰和田文鏡等人服用。乾隆即位后的突然之舉,不得不讓人懷疑雍正是不是服用了某種丹藥而導致中毒身亡,但目前還沒有確鑿的證據來證明雍正是中毒而死。

       筆者倒認為,雍正“過勞死”的可能性更大。所謂“過勞死”,指的是“在非生理的勞動過程中,勞動者的正常工作規律和生活規律遭到破壞,體內疲勞淤積并向過勞狀態轉移,使血壓升高、動脈硬化加劇,進而出現致命的狀態”。目前,美國疾病控制中心已正式將此病癥命名為“慢性疲勞綜合征”。“過老死”的前五位直接死因是冠心病、主動脈瘤、心瓣膜病、心肌病和腦出血,但卻又沒有明顯的病癥。近些年來,數學家陳景潤、作家路遙等英年早逝,可能都是因“過勞而死”。

       雍正“過勞而死”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。由于他過于勤于政務,幾乎沒有休息的時間,每天都是從早忙到晚,有時候深夜都在閱批奏折,而第二天很早就要去上朝。長年如此,身體怎么吃得消?雍正不像他的父親康熙懂得如何休息和放松,他也沒有什么娛樂活動或者特別的愛好,每天就是接見大臣們并和奏折打交道,這都是需要極大的體力和智力的。這個工作又沒人能夠替代,也實在是難為他了。

       據記載,雍正在即位后的五六年里身體還算可以,但在雍正七年(1729年)的時候,他得了一場大病,一病就是一年多,幾乎一命嗚呼。手下的官員上請安折讓他多休息,雍正偏要逞強,只要他能動得了,什么事情都要躬身親為。如此一來,即使不忙死,也會累死。就說雍正去世前的幾天,他也沒有得到任何的休息,反而一直在抱病工作。直到最后那天挺不住了,他才讓兩個兒子前來侍候。

        雍正或許不知道,后人所稱的“康乾盛世”,將他承上啟下的雍正朝給省去,他要是知道了,一定會憤憤不平的。事實上,若不是雍正一改康熙晚年的弊政和頹勢的,并為兒子奠下了強盛的根基,又哪來的乾隆六十年繁盛江山?要是雍正能多做十年皇帝,斷不會比他的康熙和乾隆遜色,正如學者楊啟樵認為:“康熙寬大,乾隆疏闊,要不是雍正的整飭,清朝恐早衰亡。”

       “古今將相在何方?荒冢一堆草沒了!”是人終歸是要死的,皇帝也不例外。雍正也早早的為自己挑選了一個千年吉地,不過,不是在埋葬順治和康熙的遵化東陵,而是在距東陵近三百多里的河北易縣泰寧山太平峪(今清西陵)。本來大臣們已經在遵化東陵替他挑選了一塊上吉之地,但雍正認為那里“規模雖大,形局未全,且穴中之土帶有砂石”,因此在易縣另挑了陵區。為此,很多人還猜疑雍正是不是因為自己篡位,害怕去見九泉下的康熙云云。

       不過話說回來,雍正死后埋葬的泰陵,山環水抱,景色極佳,的確是一個風水寶地。泰陵建造的規模很大,里面有大碑亭、享堂、隆恩殿、方城、明樓和地宮等建筑,氣勢恢宏。除此之外,還有一群大型的石像生,非常的宏偉壯觀。可惜的是,在民國后泰陵也遭到相當程度的破壞。

        由于清東陵和清西陵大都被盜,當時泰陵地宮也一直認為早被盜過。1980年的時候,國家文物局批準對泰陵地宮進行清理發掘,由于雍正“金頭入葬”的傳聞婦孺皆知,當時泰陵云集了大批的媒體記者,他們把鏡頭對準了雍正的地宮,想在第一時間揭開這個千古之謎。但在挖掘過程中,考古人員沿著盜洞口下挖了兩米之后,發現盜洞只挖了兩米,下面是原封土,這證明泰陵地宮并沒有被盜過。

       有關專家發現這個情況后,急忙向上匯報,國家文物局便叫停了這次發掘,并重新把琉璃影壁下的盜口砌死,恢復原狀。如此一來,雍正的“金頭之謎”也只能繼續神秘下去了。雍正是幸運的,在清朝的那些皇帝里面,唯有他和他的后妃仍然躺在完好如初的泰陵地宮里,兩百七十年來,沒有受到任何的干擾。

 

上一篇:古代美男皆是郎 史書、詩詞“郎”隨處可見

下一篇:返回列表

全年开特公式规律